«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6日

訪談錄 張綺霞

小說作者責任

放大圖片
平路書寫的不只是名人,也有飽受非議的殺人犯。她的《黑水》以2013年殘忍的咖啡店殺人案為題,探討作案的咖啡店的老闆娘,為何選擇向富商情人和其妻子狠下毒手。「大家都認為她一定是個蛇蠍女人,生性歹毒,我覺得不一定是這樣,或許她跟我們沒有差很多。」 研讀過大量資料,深入了解過之後,她對於人性也有所領悟。「會感覺到,我也可能隨時是加害者或被害者,沒有遇到,不是因為我比較善良,只是因為我的條件較好,有比較好的支援網絡,我的選擇比較多,如果不能做這個,也可以做那個,其實我們沒有那麼大的分別。」 她相信,打破刻板印象,也是小說作者的責任。「讓人感到這個人是真正的人,跟我們沒有那麼多的分別,這樣人物才會跟你我 ...

(節錄)全文共47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