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3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蝴蝶,在天涯

逃學的日子,斷斷續續原來已有十天,告假的原因,總是重複用上「生病」、「探親」、「拜山」、「拜神」這堆簡單的詞彙;逃學的「毒癮」,似乎已經改變或是正在支配我的生活——開始逃學時,它只是情緒的宣洩,或是對父親的無聲抗議,漸漸地,它已變質為一種無意義的惡習。 這天,剛從水塘「下課」回家,吃過母親預先煮好的快熟麵,父親依舊躺在床上,看來一切如常,便準備在手冊寫上告假原因,忽然有人輕敲門外的鐵閘。 「老師叫我前來問你,今天為什麼……」說話的人壓低聲線。 想不到老師會派同學上門找我,幸而父親睡了;我急忙制止同學發聲,還走出門外向他胡謅一番,把他打發走了,然後返回家裏,繼續我的「家課」。 「剛才同學找你有事 ...

(節錄)全文共91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