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7月31日

藝文評論 佛琳

核爆後的快樂生活

放大圖片
在大館賽馬會立方觀賞甄拔濤編劇及導演的《核爆後的快樂生活》,以「百感交集」來形容或許適合不過。建築物本身是殖民地時期最大型的「差館」;立方旁邊就是囚禁犯人的拘留所;演出空間是簇新場地但卻滲透一種冰冷和森嚴的感覺。各種外在元素結合一起,卻巧妙地符合《核》營造的戲劇情境和編導意欲與觀眾搭建的連繫。 《核》以後設式處境呈現人類的極端生存狀態。演出開始之時,太陽如常升起,生活並無異樣。一對姊弟在家徒四壁的環境下,表面上沒有任何身體痛楚或精神變化。姊姊(趙伊褘飾)以繪畫來換取生存物質,以「做着痛苦和幸福的媒介,是我的選擇……」作自我療癒。她藉畫作來宣洩抑鬱,從意象傳達內心訊息,就像創作人透過戲劇關注人類 ...

(節錄)全文共108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