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7月30日

熊明德

「管治威信」從不是靈丹妙藥

尚記得筆者初執教鞭之時,常常聽到「先管後教」——先處理好課堂秩序,才能談教好學生。這話不是全沒道理,一個沒有秩序的課室,明顯較難建立一個學習的氣氛。但教筆者納悶的是,這一類處理課堂的手法,只仰賴老師的「權威」,卻忽視老師與學生建立關係、信任的需要。 連番強硬 迷戀權威 看看這幾個月以來,特區政府面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進退失據,林鄭及整個特區政府就是陷入只仰賴「管治威信」的狀態,由「霸王硬上弓」不果、到暫緩等於撤回、再到「壽終正寢」,死也不願意用上「反對派」、「示威人士」口中的「撤回」二字,正正反映了林鄭月娥及整個特區管治班子對於「管治威信」的迷戀。 這種迷戀教人更不解的是,林鄭在特首「選舉」時 ...

(節錄)全文共197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