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7月29日

涉醫文學 陸錦榮

暑病變亡陽壞證

放大圖片
本文執筆時為大暑日,踏入三伏天,氣溫酷熱且潮濕,在戶外奔波,很易中暑。在沒有空調的古代,民間智慧總有化解暑邪熱毒的辦法。明朝內閣首輔朱國禎記述,「六月六日,日未出時,汲取井水,用磁罌盛之,放一條黃瓜於水中,用黃臘緊封磁罌口,四十九日瓜已化盡,水清如故,可解熱毒」(見《涌幢小品.卷十五》)。 中醫學認為黃瓜味甘、涼,歸脾、胃、大腸經,具清熱利水、生津止渴、解毒消腫、滑腸作用。用黃瓜水消熱毒,以涼解暑,平衡陰陽,委實有一定道理。四時變換,其實就是陰陽的消長。因陰陽互根、陰極而陽生;陽極而陰生、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這些變化路徑不僅指導中醫臨床,也指導養生安命。 清代名醫徐大椿有兩則因暑病出現亡陽和壞 ...

(節錄)全文共215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