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7月22日

毋枉管 張總

君子必敗 奸劣必譴

書展期內,筆者的《讀史四書》全集將在商務出展,四書各有角度,最合時宜是《論知人》中的「奸劣人物的認知」,筆者結論是「君子必敗」,但禍害活不了千年,「必遭天譴」,尤其在今年的「無妄卦」值年,二千年來禍害第一名的趙高,「指鹿為馬」,無人敢反對,趙高只在秦始皇死後3年內橫行,就足以令大秦亡國,雖然這是錢穆所論的「由貴族社會轉向平民社會的過程」,大勢所趨,遠因當然是由秦始皇這位「改革家」所種下。 秦始皇是貴族味最濃的皇帝,「不恤民力」,建長城、建阿房宮、車同軌、書同文、統一度量衡,是「功在後世、怨在當代」的典範。筆者說若趙高殺不了太子扶蘇和大將軍蒙恬,上卿蒙毅,以扶蘇崇高儒家,也許不必等80年後的漢武 ...

(節錄)全文共59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