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7月16日

北狩錄 劉偉聰

狂人昆仲(上)

晴天雨天抗議天,既宜讀魯迅,也可讀知堂,畢竟狂人也有弟弟可依:「某君昆仲,今隱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學校時良友……日前偶聞其一大病,適歸故鄕,迂道往訪,則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我們看到的日記,聽到的病情,蓋皆出於狂人之弟。有時我暗惴,此處兄弟許是同一人,彷彿Fight Club? 或謂魯迅憤激,知堂恬淡,其實不盡然。 1921年北洋政府拖欠教育經費,各院校教員請願索薪,在新華門前給軍警毆傷者眾,事後政府發聲明,指一眾傷者自己碰傷自己! 「我從前曾有一種計劃,想做一身鋼甲,甲上都是尖刺……穿了這甲,便可以到深山大澤裏自在遊行,不怕野獸的侵害。他們如來攻擊⋯⋯我不必動手,使他們自己都負傷而去。」 ...

(節錄)全文共67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