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7月13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鄰床半夜的血案

躺上救護車的擔架床,像是一場奇幻的旅程——他們為防傷者或病人因顛簸而跌出床外,總會替人們緊扣三條安全帶;就這樣,我便很安穩地不能動彈,只能憑藉感覺得知車輛何時上斜、下斜、拐彎、暫停……從這個低角度凝望,外面的風景不斷從窄長的窗口掠過,根本不知去了哪個國度。 救護員送我去到的地方,是瑪麗醫院K座十八樓一個大病房;那兒早已「滿座」,護士只能給我安排一張夾在床與床之間的「插針床」——其實,它原是一張只鋪了棉被的長形金屬工作枱。 房內病友,全與腎病有關,有些等待換腎,有些剛剛換了,有些像我一樣完成安裝「中間喉」的手術。 「這藥給你。」護士放下一顆藥丸:「一會兒待醫生看看你的情況,然後再安排何時開始『洗 ...

(節錄)全文共91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