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7月10日

經濟3.0 徐家健

廣場舞困境該如何應對?

放大圖片
「因為跳廣場舞而產生矛盾的例子屢見報端,極個別者甚至到了動刀動槍的地步。」 不要誤會,這並非最近「光復屯門公園」的報道,這是內地作者江小魚的新書《經濟學的尋常巷陌》中一個觀察。這個觀察,不是今天的觀察,這個是5年多前的觀察,是5年多前在內地的觀察: 「例如北京市昌平區的一個小區就發生過因為每晚都有人跳廣場舞且音樂聲過大,一名男子怒而鳴槍更放藏獒驅散人群的事件。武漢市亦有小區業主不堪噪聲干擾,潑糞洩憤,而跳舞者則諷刺說『嫌吵裝塊隔音玻璃嘛』。」 內地作者以經濟學分析 由此可見,跳廣場舞而產生矛盾的問題,不是屯門獨有,北京有,武漢亦有。分別是屯門人似乎比較斯文,未有潑糞洩憤,更沒有鳴槍放藏獒驅散人 ...

(節錄)全文共129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