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7月9日

康和健 顧小培

能與力

有一次飲宴,旁邊坐的是一位來自大陸說普通話的北方人。待上到第六七道菜,我依照禮貌請他先取。他答說:「我太飽了,再也吃不動。」這裏用上一個「動」字,對我來說有一點兒新鮮。廣州話一般只說「食唔落」,也就是吃不下,再也沒有胃納。「食唔落」,着眼點是承載的空間,「吃不動」卻是偏重於吃的動力。 然則這裏所說的動力,卻不是指「驅使身體去做出動作」之力。若此君想伸手拿上筷子,將一件食物放進自己的口中,之後咀嚼,再而吞嚥,他肯定具有所需的力氣去做。只不過,他已經沒有進食的慾望,因為「飽了」。 當胃空無食物之時,胃的「基底」(Fundus)一種叫P/D1的細胞會分泌「胃饑素」(Ghrelin)。「胃饑素」屬一種 ...

(節錄)全文共101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