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7月3日

平行時空 沈旭暉

當南非學運青年死了之後……

放大圖片
香港的反《逃犯引渡條例》大型群眾運動,以及隨之衍生的激烈抗爭,坊間自有不同評論。不過,此前曾有3名青年因此結束自己的生命,對身邊朋友的震撼,其實更大。無論政治立場如何,青年接連因為同一原因自殺,在任何社會,都值得深切反思。 兩個星期前,曾問過一位相熟的香港首長級公務員朋友:為什麼政府的「protocol」,沒有對反《逃犯引渡條例》集會中離世的市民表示哀悼?畢竟無論立場如何,人命應是凌駕一切的價值,這起碼一直是我們超越政治層面的信念。他無奈地說,「protocol」規定,政府只會對「作出重大貢獻、有獎章的人」的離世表示哀悼。 後來接二連三,有年輕人輕生,遺言都和這場運動有關,而政府至今沒有任何表 ...

(節錄)全文共136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