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6月17日

專業議政 邵家臻

熱熱熱熱熱熱熱

「在赤柱,上升一度的溫度我都可以區別到。」人家說「身體最誠實」,對於赤柱監獄的囚友來說,「身體最敏感」。 上升1度都可以區別 談赤柱監獄的熱,不能在最熱之時談。本來在7、8月的盛夏談熱,最有切膚之痛,談起來應該更加到位。 是日最高溫度只是29度,加上涼風有送,談熱也許大打折扣。不過,你有所不知,在最熱之時根本什麼事都做不成,遑論寫信──由汗流滿面到汗流滿身再到汗流滿腳,所觸之物都全被汗沾濕,包括信紙信封。連寫個蠅頭小字都是用汗完成的,不如擲筆,講句粗口算數。 網上討論區「連登」有過來人分享消暑之道:「夏天最熱時要倒水落地,然後裸體瞓在地上,才能消暑瞓到。」囚友們個個都是消暑專家,類似的方法我都 ...

(節錄)全文共125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