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6月12日

藝文評論 陳鈞潤

大狀王的諷刺

放大圖片
第一次到西九戲曲中心大劇院,看西九與香港話劇團合作,音樂劇《大狀王》預演。戲是以古諷今,用衙門諷刺法庭:並非秉正義、辨善惡是非之所,而是那一方出得錢多、聘得較好大狀師,就打贏官司。覺得諷刺的是:只有場主和大財(藝)團合作,才能在這汪阿姐也嘆息貴租之所,在正式演出一年前,作奢侈的預演,以收集意見求改進! 更唏噓是15年前,三大財團競投,建設20公頃的文化區,以另外20公頃的商業利益,支持文化區30年運作!如果成事,文化區今天已經建成及穩定營運了。可惜當年,煮鶴焚琴的沒文化、嘩眾取寵政客,只懂借題監察西九計劃,去公費周遊博物館,不懂歐洲自文藝復興已是靠富豪贊助,才能發展藝術的歷史,以莫須有的「官商 ...

(節錄)全文共108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