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6月8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起點,是否就如終點?

我家仍住西環的時候,某天,父親挽着我經過那條寬闊的長街——士美菲路;路上沒有車輛駛過,只見一隊浩蕩的牛群沉默地向着同一方向慢慢走去,少說也有五六十頭;牛群過處,總會留下滿地糞便,隨行的工友很快便清理妥當。 「牠們往哪裏去?」我好奇地問父親。 「牠們已經長大。」父親指向遠處吉直街後面的海邊:「今天便要乘船回鄉生活了!」 午後的陽光把牛背照得發亮,牛尾左右擺動,忙於驅趕蒼蠅,若有一個牧童騎上牛背吹笛,就是一幅絕美田園圖畫了。 及後,我們搬到香港仔石排灣徙置區,碰巧我參加樓下小童群益會主辦的活動——參觀西環屠房,才恍然明白父親當時說的,只是一個美麗的童話。 牛,原在士美菲路的牛房暫居,到了某個日子, ...

(節錄)全文共84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