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6月4日

博集先機 Joseph E. Stiglitz

新自由主義之後治弊

怎樣的經濟制度最有益於人類福利?這個問題成為現時代的一大特徵,因為美國和其他發達經濟體在經歷了四十年的新自由主義後,我們知道什麼沒有用。 新自由主義實驗──給富人減稅,勞動力和產品市場去監管化,以及全球化──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失敗。增長比二戰後的四分之一個世紀更低了,並且其成果大部分都流向了收入分布的頂端。頂端以下的群體經歷了是十年收入停滯甚至下降,新自由主義必須宣判死刑,壽終正寢。 民粹左翼擅為富人減稅 至少有3個主要政治替代方案正在爭奪新自由主義的繼任者:極右翼民族主義、中左翼改良主義,以及進步左翼(中右翼代表新自由主義失靈)。但是,除了進步左翼,這些替代方案仍然基於某些已經(或應該已經)失 ...

(節錄)全文共190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