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6月1日

花都拈花 高潔

美人我們看玫瑰去

那年黃奇智重遊法國,一起探訪楓丹白露小鎮。英國風景畫家Sisley,留痕於此。河畔依牆,好一株攀緣玫瑰,綴滿淡粉紅胭脂紅密層大花。「啊,龍沙玫瑰!」我驚呼:「你也讀過詩人龍沙的《美人,我們看玫瑰去》吧?」 斯人詩人,我總疑心出於人文蘊秀之鄉。果不其然。Pierre de Ronsard(1524-1585),生於羅亞爾河流域古堡,少時供職御前年輕侍從。這回來到羅亞爾-大西洋省首府。南特(Nantes)的國際花展,很好奇詩人龍沙之後四百多年,羅亞爾河淺而澄澈的1012公里,又孕育出什麼名種玫瑰,陶醉世界花迷──而且要濃麝飄香的! 四個大展館。逛到一角,高牆繪以藍夜繁星,月芽俯視人間。迎面一叢「月 ...

(節錄)全文共78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