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6月1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失去靈魂的氤氳

這是一份奇特的工作——工友每天都要站上「長堤」,手握尖刀,等候的是,一條又一條的生命運到面前,然後把生命結束。 只見他的手法熟練非常,一刀準確地刺進「醉豬」的咽喉,再把牠轉上半圈,讓噴出來的血只會射向鋪上白色瓷磚的牆壁,然後輪到下一頭……那時,我才明白堤後的闊溝是用來排走血水的。 「醉豬」中刀掙扎兩三下,便永遠不再動了,沿着吊軌又給運到下一站。白袍先生引領我們走到一張大鐵枱前,快要流乾血液的豬剛好轉到鐵枱上方,另一位工友迅即把牠的胸腹一刀破開,整副內臟便頹然攤在枱上;我站立的距離,清楚看見那副內臟正冒起一層淡淡的「已沒靈魂的氤氳」,還嗅到它傳來一陣腥臊氣味…… 忽然,我身後響起一陣「嘩啦嘩啦」 ...

(節錄)全文共85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