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5月30日

專業議政 邵家臻

人性化管理抑或管理化人性

放大圖片
「今時不同往日,懲教署依家行的是人性化管理。」說話的人不是助理署長級以上的高層,說話的地點亦不是立法會大樓Room 1,說話的場合也不是保安事務委員會中對懲教署的監獄管理的提問。 告訴我「懲教署依家行的是人性化管理」的,是任何人——任何一個懲教署職員。由4月24日入獄開始,由荔枝角到伊利沙伯醫院羈留病房,再到赤柱監獄;由指模房到新人組到醫院到工廠;由走廊到運動場到飯堂,都在說「人性化管理」這一句話。 「管理」的意涵 「人性化管理」是一個特定的修辭,除了令人聽到舒服之外,該有其特別意涵,或特定的論述目的。「人性化管理」的焦點不在「管理」二字。我們都知道什麼是管理。適逢《信報》專欄「我要做MD」作 ...

(節錄)全文共143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