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5月28日

藝文評論 陳兆祥

中港兩地過春天

放大圖片
《過春天》的片名是走私客的術語,指走私的水貨順利過關。而影片拍得扎實流暢、事件過程的描寫十分細緻寫實。電影質素也闖過了關,不過其實同時存在着明顯的缺點。 電影描寫內地女子和港人所生的跨境中學生劉子佩,由香港走私水貨手機到深圳的故事。佩家庭破碎,父母分居,母只顧玩樂。佩的同窗好友陳頌兒(Jo)賣水貨手機。二人最大的夢想是暢遊日本,於是拚命掙錢,結交損友。佩加入走私手機的勾當,漸得走私集團主腦花姐的信任。繼而花姐想她走私手槍。Jo的走私客男友豪勸阻佩。佩、豪關係有點曖昧,被Jo發覺。豪想自立門戶,找佩走私,被花姐發現,佩結果幾乎失去一切。 故事相當完整,敍事仔細。可惜敍事仔細並不等同戲劇要求的細緻 ...

(節錄)全文共111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