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5月23日

平行時空 沈旭暉

《無主之作》的德國式真實:「我、我、我」的秘密(下)

放大圖片
昨天談及電影《無主之作》探討的哲學問題「何謂真實」,其實這在我們今天的日常生活,同樣能應用。 大反派同是反映「真實」 除了藝術家主角,在電影的大反派——那位專業上相當傑出的婦產醫學教授身上,同樣能反映何謂「真實」。教授在納粹時代因為醫好了戈林和戈培爾的妻子,成為政權信任的大紅人,親手把不少不符合優生學原則的德國人送到毒氣室。但戰後,他同樣因為成功替蘇聯軍官那位難產邊緣的妻子接生,在其保護下,成為東德「人民院長」、屢獲勳章,安然度過大時代的轉折。到移居西德,憑藉出色的醫術,他依然是社會精英權貴,又是成為院長,辦公室更大,架子也更大。 教授口中的說話,由「希特拉萬歲」、「共產主義萬歲」到「擁抱自由 ...

(節錄)全文共117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