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5月21日

王岸然

修改引渡法背景是中美爭霸

《逃犯條例》的修訂風波,在上星期幾天之內急轉直下,北京及香港中聯辦行動一致地高調表態;包括了港澳辦、中聯辦、北京外交部發言人,及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都高調表態,佔據了新聞頭條,而美國國務院及多國也發表了聲明,反對修法。一時間,作為主角的港人及泛民沒有了聲音,也未知如何面對,連「七一」是否需要上街抗議也成未知之事,因為到時事件可能已成過去。 對修法緣起的判斷有誤 如有緊急的需要,香港的立法歷史之內,據筆者的記憶,是發生過一天之內三讀立法的事件,非常的有效率,那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的立法局,曾經三讀立法,於一天之內,授權政府接管了一間出現危機的銀行。 對於早已經是敗北主義者的泛民主派而言,直接將要 ...

(節錄)全文共202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