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5月14日

王岸然

法律問題不宜劇場解決

香港政界怪現象之一是,喜歡把政治問題法治化,把自己有責任解決而又解決不力的政治問題,交由法庭處理,以行政不合情理為由打官司以JR政府的行政決定,大多數情況是敗訴收場,政客大叫法治已死而非自己無能,公眾因事件淡忘而不了了之。今天全城關注的《逃犯條例》修訂,涉及立法會的程序公義出了問題,會內正反雙方不求法庭裁決而上演一場教壞細路的肢體衝突。儍的嗎? 當然不是儍的。泛民、建制派、政府均不願見修法真要順利表決通過,所以合演一場各方都似乎各盡其力的表演。所謂聽故唔好駁故,如果這場戲的誰是誰非交付法官裁決,修法可以延遲,但還會發生;特別是看北京面色投票的建制派議員其實遠比泛民為難,能拖延就先拖延,於是各方 ...

(節錄)全文共194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