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5月14日

酒食浪遊 劉群章

舊倫敦的傳統鼠患

放大圖片
我們在南肯盛頓的房子,入住不夠一年,就發現有鼠患,向房東投訴,他馬上派滅蟲公司上門處理。滅蟲專家撬開廚房和客廳的入牆儲物櫃,向我指出各處的牆洞,與我們一起住在Queen's Gate女皇閘街上的老鼠群,就在這些洞穴出入自如,牆洞左右仍然看得見舊人留下的鼠餌。專家說除非把這些牆洞填好,不然的話,放鼠餌沒有作用。聽鄰居說,我們樓上樓下很多單位都有這問題,而且女皇閘和這區的鼠患,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只有我們這些無知的外國租客會少見多怪。 國民教育 本來租住的兩房一廳在女皇閘街中段,是當年他們叫作Albertopolis「愛爾拔都會」的一部分。愛爾拔即是維多利亞女皇的皇夫,他的構思是在倫敦撥一塊地用作國 ...

(節錄)全文共136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