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5月11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在醫院,看了一齣肥皂劇

「會議室」的氣氛有點異常。初時以為這三男二女與頸項插有一截「天線」的老伯跟我一樣,全是腎臟出了問題的病友,大家給安排前來聽取護士講解「洗腎」的事宜,原來他們都是「天線老伯」的太太和子女;即是說,室內只有我們兩家共八個人,加上腎科護士,以及枱上一個半截的人體模型。 護士開始講解腎科病人面對的三種選擇:洗腎、洗血、換腎;又說政府的政策是支援洗腎的…… 「支援洗腎,是否全部免費?」護士還沒說完,其中一名西裝筆挺、頭髮和鬍子也修剪整齊的男人已率先發問。其實,這家人個個衣着光鮮,全身名牌,除了「天線老伯」和太太,他倆坐在子女旁邊,實在顯得太過寒傖。 「不是全部免費。除了藥水,其他配件和運費還須支付的。」 ...

(節錄)全文共8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