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5月6日

藝文評論 劉偉霖

別再等10年

放大圖片
很少見到港樂會在同一節目的兩場演出,都有放咪高峰錄音。哪管只是存檔,亦象徵節目的意義。說的是4月26及27日由梵志登指揮的馬勒《第九交響曲》,我兩場都看了。港樂上次奏馬勒九,已是2008年底由迪華特指揮,我錯過了。 我多麼希望可以在第五場或第十場才看這場馬勒九。怎麼可能會奏10次?假如是知名樂隊的海外巡迴,就有可能同一節目奏許多次。不同人有自己心水的馬勒九錄音,A指揮的、B指揮的。但一個傳奇演出,可能包含了樂隊過往和不同指揮合作的經驗。所以我不會期望在幾十年內,之前只奏過兩場馬勒九的港樂,表現令我五體投地,但不代表我抹殺指揮及樂隊的努力及進步。 先說兩場的結論,我覺得音量長期過高,梵志登傾向太 ...

(節錄)全文共103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