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5月2日

藝文評論 江藍

《契訶夫處女作》穿越古今

放大圖片
相較前幾年,今屆香港藝術節有較多小型或冷門的戲劇製作亮相。其中愛爾蘭正點劇團帶來的兩個作品之一,是俄國戲劇大師契訶夫的處女作,一般劇團上演時會用主人公普托諾夫之名為劇名,原因是劇本上也沒有名字,而它是契訶夫逝世後才被發現,所以劇名已無從查考。正點劇團則直接名之為《契訶夫處女作》。演出巧妙運用耳筒及觀眾參與,營造了一次舉重若輕、天馬行空的穿越古今之旅。 契訶夫的處女作雖已見到他日後作品關心的主題,但其實寫得相當雜亂,像一幅人物肖像圖多過一個完整故事,可演性不高。但導演及編劇之一布殊摩加西在場刊的訪問中提及,他們搬演大師作品時,不選「傳世經典」而聚焦他們不成熟的處女作,是因為這些作品的不完整會讓觀 ...

(節錄)全文共110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