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4月29日

藝文評論 鞠白玉

誰人還債 誰人原諒

放大圖片
So long, my son。一生若只能用來痛苦,最終也只能原諒,那麼一生太長。看一個中國普通人家庭在時代巨浪裏如孤帆的際遇,看聚散離析,看死亡與新生,看黑髮變白髮,3個小時太短。 八十年代的老國營工廠,王麗雲和劉耀軍這對夫婦經歷了強制二胎流產,意外失去獨子,下崗等一連串生活重創。在一個深夜他們捲起行李離開北方,在穿過筒子樓的昏暗走道時,沒有和鄰居好友道別,只是獨自消失,將自己和那些無法承受的痛苦一起放逐在南方海島,繼續讓痛苦啃噬餘生。王麗雲不再有悲鳴,但是在南方海風吹起的微浪中,她坐在船邊織補魚網的身影孤獨沉默,比悲傷更悲傷。 編劇阿美擅寫的故事常是痛苦與原諒交織的底色,人到最後不得不和命 ...

(節錄)全文共114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