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4月18日

國際學海迷津 沈旭暉

網絡時代的「安心」大數據vs巴黎聖母院

放大圖片
前天是全港網民沸沸揚揚的一天。實不相瞞,其實我以外的家人,同樣關心香港的「安心」偷情案,遠多於巴黎聖母院滅頂。除了因為我每次到巴黎聖母院都是一個人去,也沒有帶過身邊某人到法國,許志安和鄭秀文的故事,確是伴隨我們成長的集體回憶。由中學到大學到工作到今天,那種親切感,很難形容。 結婚時,婚禮我彈的是《唯獨你是不可取替》;而《一步一生》是個人theme song。下午太太忽然無厘頭傳來WhatsApp:Oh my god! Why許志安is like this? 不少人以為我的朋友圈,以學術人、文化人、政治人為主,會道貌岸然的說自己不關心安心案。其實恰巧相反。我一生相處得最不自在的,就是狹義學術人、 ...

(節錄)全文共12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