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4月16日

後不變期 余家強

唐詩的初盛中晚與流行歌詞(晚篇)

放大圖片
本系列以唐詩的初、盛、中、晚來思考香港流行歌詞。論及晚唐,先要解決一個邏輯問題:朝代不同於人生壽緣,晚唐作家知道自己處身於「晚」嗎? 答案是肯定的,例如韓偓(844-923)《故都》寫於朱溫篡唐之前,已經很帶亡國之音:「天涯烈士虛垂涕,地下強魂必噬臍。」詩人具備特別預感。同理,香港填詞家無時無刻意識到樂壇末世,何況還有銷量大跌、唱片零售連環結業等鐵一般事實。 逃避現實 晚唐綺艷。與一般想法相反,時勢愈差,愈不會寫民生境況,直接說就是逃避現實。大家對李商隱(上文韓偓的姨丈)、杜牧和溫庭筠都聯想到婉約、朦朧以至頹廢吧,杜牧名句:「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堪稱代表。體現在香港,林夕和黃偉文 ...

(節錄)全文共96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