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4月13日

康和健 顧小培

食得鹹魚

在《信報》與我同處一隅的劉健威先生,是我的偶像,我是他的「粉絲」之一。誠然,在個別的話題上,我們兩人每每有不同的見解,但取向都是一樣,為的是整體和長遠的臻善。只是在通往羅馬的旅程中,各各選擇踏足於異路而已。 今天閱報,他指出「香港本來可以為國家作出更大的貢獻」;就此再而提及,貢獻之一在於政治改革。他說:「香港是可以作為一個實驗場,循序漸進地建立民主制度、培養公民意識,最後還政於民」。真是旨哉斯言。 同日有沈旭暉博士的鴻文,介紹了日本「一代資本主義之父」澀澤榮一。若非得到沈先生的啟蒙,我對這位「由幕府時代過渡到明治維新的關鍵人物」全無認識。從文中得知,此君長袖善舞;但他之所以能成為名列「日本企業 ...

(節錄)全文共91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