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4月8日

藝文評論 劉偉霖

大俠才配用名劍

放大圖片
克雷莫納弦樂四重奏(Quartetto di Cremona)這名稱很易令人聯想到意大利名琴。他們在藝術節3月21及22日的音樂會,用的樂器都是從日本音樂財團借來,曾經屬於帕格里尼的Stradivarius。 21日的音樂會過半和意大利有關,開場曲是胡爾夫《意大利小夜曲》,演奏偏向小心翼翼,沒幾多陽光。威爾第《弦樂四重奏》少人演奏,有意大利團體演奏本是美事,但從這一曲開始我便自問:為什麼琴音那麼乾,甚至比許多著名四重奏更差?這套琴真的是所謂的「帕格里尼四重奏」嗎? 單從發音來說,我真的想不通為什麼這4人,居然在威爾第常常不用揉弦拉長音,這個情形在第一小提琴最為明顯。右手也沒力,聲音渙散。造句上 ...

(節錄)全文共108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