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4月4日

訪談錄 張綺霞

為藝術受苦

放大圖片
Erwin Wurm在奧地利長大,從小愛畫畫,做警察的父親卻想他成為律師,他不顧反對報讀繪畫系,最後卻被安排修讀雕塑系,從此成為雕塑藝術家。「我之前從未做過雕塑,只是在考試時做了一個,但老師們卻很喜歡。被派去讀雕塑系對我來說是很大打擊,但後來我把它當成挑戰,從挑戰中學習,如今回看,或者老師們是對的。」 在奧地利從事藝術創作並不容易,「我投身藝術創作是從1970年代開始,在奧地利要成為藝術家是一件很怪的事,一些藝術家的表現奇特,有些犯下罪行,名聲不好,就算如今兒子告訴我要做藝術家,我也會很擔心。藝術這個專業很好,但也有很多人為此受苦,你得到愈多,受的苦愈多。許多人從事創作多年也沒有什麼錢,陷入抑 ...

(節錄)全文共42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