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3月26日

訪談錄 愛拉

不想服務被濫用

放大圖片
近年行山文化興起,然而一些行山人士準備不足,高估自己能力和低估山野難度,最後陷入險境,也讓相關救援工作增加,陳志培解釋:「需要飛行服務隊的行山客救援工作中,有些是已經接近虛脫,或缺糧缺水,或是失足墜下數百米重傷。」 他們曾救起一個下跌了200多米受傷的人,坦言是對方很幸運才能平安無事。「斜坡坡度接近垂直,幸好他被樹幹承托住,不然再跌下去,還有100多米,他就玩完。跌下1000呎(約300米)生存機會很微。」 一些傷勢不重的,他們通常先派救護員下去,用特別救生套套住傷者,然後靠絞盤吊索向上拉,但嚴重傷勢的需要先固定在擔架上才能移動,「整個過程很費勁,要小心不要弄傷,尤其是一些是大陣(尾龍骨)或頸 ...

(節錄)全文共43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