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3月16日

小說港 余家強

佛系推理:祖兄之死(五)

放大圖片
前文提要:心心無法查出小宗哥哥自殺的房間所在和室友是誰,佛狸冒充速遞員,向宿舍管理員埋手…… 拾叁 過程比想像中更順利,請參閱〈佛系推理:瑪麗修女的醜聞〉。 佛狸身穿制服,拉低鴨舌帽,戴上口罩,趁周末早上宿舍大堂寂寂無人,向櫃枱的桂叔遞上郵件──半透明膠質信封,隱隱透出內裏是某著名男色雜誌封面。 老同志桂叔大概一時分不清自己有否訂購,不動聲色簽收寶物。佛狸突然一把抓住他手腕,低聲喝道:「你這色鬼,上次竟敢栽贓給舍監?」說時脫下口罩。 桂叔大吃一驚:「不關我事,不關我事……」 佛狸暗笑自己在講間諜片對白似的,不耐煩道:「我帽上的針孔鏡頭已經拍下紀錄,你乖乖聽我吩咐。」一邊推給他紙條,上面寫着祖兄 ...

(節錄)全文共164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