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3月16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幸存者

很難想像,在香港這個公立醫院的小病房裏,竟可聽到一萬多公里以外的喀麥隆的一首童謠。我應該感到幸運。 我,早已忘記母親是否曾以童謠帶我入夢,只記得父親每夜收工回家,當走到門外樓梯時總以口哨吹響電影《桂河橋》一段輕快的旋律,母親聞聲便會立刻開門——除了1967年那段動亂日子之外,父親因宵禁而不能回家。 到今天,還記得母親哼過的童謠,Bruce也應該高興吧。可是他忽然帶點落寞,也像有點傷感:「我再也聽不到她說話了……」然後慢慢吐出一段經歷。 我嘗試把Bruce拙劣英語的意思重新組合—— 2015年初,他與父母一起乘搭巴士探望爺爺,途中一群槍手把車截停,登車後,便向乘客亂槍掃射;母親為了保護兒子,便以 ...

(節錄)全文共90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