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2月19日

藝文評論 陳鈞潤

三張靖海氛記

放大圖片
看中英劇團的大製作《靖海氛記.張保仔》,是捧「三張」的場。學生時代已經在長洲爬進張保仔洞探險,心儀這本地傳奇人物。導演張可堅、編劇滿道都是老朋友。我告訴太太:滿道姓張,專寫長長的劇本,所以不等人家出聲,自己取名「嫌長」(棪祥)!太太好攝影,從她的角度,說燈光布景、投射的海浪火箭等,配合香港舞蹈團8位舞蹈員的斗篷舞(楊雲濤編舞),令大型海戰的視覺效果上佳!我補充:加上音樂音效,更增震撼! 年前錯過了柯大衛主演的歌劇版本,今回改寫成話劇劇本,是滿道兄「登六」後學不老教不倦的演藝學院碩士畢業作品,中英一向和戲劇學院合作製作碩士作品,今回是史詩規模之作!編劇總結這傳記劇本為:亂世中悔疚必然,惟望滄海能 ...

(節錄)全文共100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