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2月1日

教育評論 程介明

宏觀數據與人的故事

放大圖片
上周談到筆者重新認識教育的過程。離開教育內部的種種考慮,而直接觀看教育的外部;排開了統計學式的教育政策研究,而用近乎人類學的視角,看在現實中觀察人類的工作形態。 剛好《信報月刊》登了一篇文章,源於兩位《信報》同事的一次頗為詳盡的訪談。作者很誠實,沒有把文章標題寫成訪問記。因為雖然裏面大量運用了筆者的口述資料,但是文章的主旨是「教育桎×香港人才荒」,這是筆者從來沒有的觀點。 訪談中,筆者所述,是全球性的社會變化,並沒有針對香港,更不可能把香港的問題,怪罪於全球性的變化;更何況香港是否「人才荒」,筆者沒有研究過,摸不着頭腦。 作為文章作者自己的觀點,沒問題,把筆者的例舉拿來支撐這些筆者沒有的觀點, ...

(節錄)全文共256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