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月22日

藝文評論 陳兆祥

梵高的天才與白癡

放大圖片
梵高是近代最傑出的畫家之一,死後的畫作賣價也曾打破世界紀錄,生前卻最多只賣出過一張畫,身無長物,英年早逝。電影應怎去寫這個煽情而又看似老生常談的傳奇?《梵高.永恒之門》便選取了一個銳利精闢的角度去切入這個故事,不是紀錄片式的傳記,但一針見血地剖開一個人物和他的藝術。 這電影中,梵高這天才看到一般人看不見的美,卻不傲慢輕狂,反渴望與人溝通,但世人對他和他的畫拒於千里。他精神大受打擊,由天才變成了另類的「白癡」。對比另一部關於梵高的電影《情謎梵高》,便可知道由現在這個角度去切入梵高的一生有多精采。《情謎梵高》以追查梵高死亡原因的角度去寫,可是全片只在查,像個局外人般寫不好要寫的人物、他的藝術和他的 ...

(節錄)全文共107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