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月19日

花都拈花 高潔

當強姦者是女人

法文,是公認的難學難講。無數外來移民,到死那天都搞不清楚名詞陽性乎?陰性乎?嫁法國人幾十年了,一位芬蘭太太還把「枱」讀成陽性le table。 電視新聞風化案,性侵者agresseur必為陽性名詞,受害者victime必為陰性名詞。千百年前創字的法國「倉頡」,腦海中堅信施暴者是鬚眉莽漢,強姦柔弱女子。可是讀過一篇荷里活明星自述,毋寧顛覆了這個觀念。希治閣傑作《觸目驚心》(Psycho),安東尼.柏堅斯(演繹)一生最成功的驚悚片殺人角色。片中匿藏母屍,殺亡命女出納。他擅演人格分裂神經質青年,60歲死於愛滋病。本身心理紊亂的源頭,竟是受親母性侵——少年時母親獨守空房,逼兒子跟她共寢,行丈夫該作之事 ...

(節錄)全文共75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