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月14日

生命通識 羅啟鋭

天眼國家

我實在怕熱,夏天只愛躲起來,睡大覺,像一頭四季倒轉了的笨星動物,人家冬眠,我夏眠。 所以那一回,我之所以會在錯誤的時間,走到錯誤的空間──於秋高氣爽的時節,跑去酷熱難熬的新加坡,除了因為我發姣,想看看這個我一向敬而遠之的地方,開賭後的新貌外,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我從沒想過,居然會有個「佛教電影節」,打算拿我的影片,作開幕首映。 這群新加坡出家人竟用電郵跟我聯絡,說:「來啊來啊,大家見個面,結個緣吧。」我既好奇又欣慰,忙說好好好,也就動身過去了。 你知道,以我的八卦,即使這個是「穆斯林電影節」,甚至「塔利班電影節」、「伊斯蘭國電影節」,我還是一樣會去看看的。 所以說,好奇害死貓。 (我想,假如真的 ...

(節錄)全文共93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