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月12日

EJ GLOBAL plus 彙編選輯 Koichi Hamada

全球化移民潮 皆是代罪羔羊

過去數年,很多人及國家領袖都視全球化為一個有待清除的禍害,反而支持保護主義及單邊主義。這與不久前全球化廣泛地被視為正面力量的情況截然不同,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 全球化的關鍵項目包括跨境的貨物、勞工及資本有更大流動性,每個項目都確保對整體經濟有利。自由貿易容許不同國家將他們相對的優勢資本化,帶動所有參與國家的經濟表現及前景。移民能為社會,如老齡化社會,注入多樣性及動力,同時減少資源國家的貧窮問題,例如在外勞工滙款到家鄉,為家鄉賺取外滙等。外商直接投資(FDI)則能創造就業,帶動研發,產生稅收及提高競爭力。問題是這些好處並不必然令各階層受惠,例如移民會令目的地國家的低技術勞工薪酬受壓,容許企業將 ...

(節錄)全文共138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