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月8日

花都拈花 高潔

街道樹的戰爭

若干年前,讀過台灣女作家叢甦的評論;寫到舊上海法租界,大家必愛提「法國梧桐」,是聽上去夠洋氣罷? 喲,才女有點兒缺乏城市街道樹常識了。上海南京滿街懸鈴木科法國梧桐(法文Platane),而不是「鳳凰鳴矣,於彼高崗;梧桐生矣,於彼朝陽」的中國梧桐,跟崇洋沒半點關係。梧桐科中國梧桐很入詩,但不及歐洲雜交種法國梧桐高大葉盛。炎夏遮蔭、冬季葉凋透陽光;兼且抗有毒氣體二氧化硫、氯氣能力強。 所以為一個城市揀選街道樹,必須懂行而經實踐。超強颱風「山竹」襲港,官方收到逾6萬塌樹報告,計劃種植80種具防風性能的品種。人面子、大頭茶、黃牛木,可以吸引野生動物。可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系「樹博士」詹志勇,提出質疑:政 ...

(節錄)全文共75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