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月2日

北狩錄 劉偉聰

1969.殷先生(下)

手執Hempel書的那年冬夜已是公元二千,正在學院裏念一點philosophy of science,還有philosophy of social sciences,清風明月,但從來也沒有將因緣上溯至暢讀殷先生書的八十年代。縱是晨昏路過系裏Karl Popper爵爺的頭像,我笑笑拂拭一下,但也未嘗憶起細讀過殷先生1962年6月4日給林毓生信上的一番飛鳥豪情:「波帕爾先生所著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是從思想史着手俯衝而下分析地保衞自由。」那才是真箇雲端。 我不是經濟系裏人,但學院卻是Hayek從1931直抵1950年間的教研之所,日影悠長,殷先生如在,一定歡喜 ...

(節錄)全文共79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