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2月24日

藝文評論 鞠白玉

魚翅與花椒

放大圖片
扶霞(Fuchsia Dunlop)作為一個牛津長大劍橋畢業的典型英倫女,在書中描述她在九十年代四川大學的留學生活,這樣寫:「我的意大利室友好像花了很多時間打麻將,丹麥同學則每天就在公園閒逛。」「至於我,第一個月還努力想做個本分刻苦的學生,總是自我鞭策……但我發現自己愈來愈不在乎獎學金和所謂的事業了。」看到這裏我實在忍俊不禁,腦中勾勒出的是成都閒適愜意的生活是怎樣將一個勤奮的留學生最後變成一個穿梭在蒼蠅館子後廚學藝的女孩。 巴蜀的溫柔鄉令人失去壯志但也成全了一個精通中餐烹飪的美食作家。在而後的近20年,成都的老饕與餐飲界大小廚師都知道有一個英國女士被四川的花椒與辣椒所迷醉,扶霞由四川菜開始嘗遍 ...

(節錄)全文共108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