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2月18日

花都拈花 高潔

亂世尋慰馬槽景

巴黎今年暖冬,我的長大衣尚未出櫳,只穿羊毛中褸。口袋裏,剩下一張抹嘴紙。上面簡簡單單,印着PIERRE Hermès。 喲,名滿香港、日本、紐約的名牌糕餅,好端端的,幹嗎吃那麼豪華的伊斯巴罕玫瑰霜牛⻆包?2.9歐羅,是公立醫院茶點店的三倍──因為心情和雨天一般灰霾唄。同一個周末,先是匆匆趕去鳳凰書店。聽學者游順釗講「秦」。見我撐傘入門,法國夥計詫異道:「你不知道游取消了講座嗎?」書店空無一人。中法讀書人皆怕地鐵又關閉,也許更擔心黃背心暴徒砌街壘;那些極右極左派職業流氓,背後策劃教路。勒龐「國民陣線」操縱扯線公仔;選票他撈着了、良民腦袋被砸破了…… 沒有人好心通知我,晦氣!轉去尋找天父慰藉。駱賓 ...

(節錄)全文共76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