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1月24日

蘭開夏道 王迪詩

貪吃如我也重視養生

我讀大學時之所以決定minor Philosophy,是因為想知道人生的意義。然而25歲那年發生了一些事,令我決定此生不再讀哲學。我發現哲學書不過是工具書,哲學不是真相,只是迫近真相而已。 室內農夫 那麼,經過這些年以後,我發現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偶爾有讀者這樣問。我說:「人生的意義就是好好地吃每一頓飯。」對方常會回敬「你耍我?哪有這麼簡單?」這種眼神。其實人生的意義並不是什麼神秘的東西,而是最踏實的事情,專心感受胃的滿足,比康德和尼采更讓我接近生命的真相。某天腦子裏突然click一聲接通了這個道理,海闊天空的感覺就像棉花糖那樣包圍着我。問題是——要「好好地吃每一頓飯」很容易嗎? Life ...

(節錄)全文共146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