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1月12日

鄭赤琰

美國是政治風險應對的老手 中國要參考

「政治風險」是國際投資最感頭疼的問題,即使國際關係發展到今天,有世界性的組織,如聯合國;有國際法的制度,如國際法庭與國際公法,但是對一個國家的內政要如何變?要暴力革命,要換政府,還有層出不窮的民間政治運動、種族衝突、宗教對峙、工業行動等等,還有近年興起的「恐怖主義」更是駭人,所有國際組織、所有國際法,就是沒法預防,一旦發生了,也束手無策。 美國應對風險四法 因此,不管國內的或是國際的保險公司,有兩種風險生意就是不幹,一是政治風險,一是天災風險。可見兩者同屬「聽天由命」的事件。唯一的對策,最常見的是「風險評估」,天災也好,人禍也然,全球各國任何有這兩種風險的地方,都早有人作出「評估」的辦法。 天 ...

(節錄)全文共239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