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1月9日

此時此刻 劉健威

玩謝當權者

日本有這麼過癮的社運分子——向警方申請幾百人的集會,結果來了幾百防暴警察,但示威者只有三個人,想想那場面有多荒謬搞笑?可是,這搗蛋鬼發起過一次反核遊行,參加者卻超過了一萬五千人! 這位仁兄叫松本哉,一位特立獨行的抗爭者,愛以戲謔的方式搞社運。無限認同——當權者掌握着國家機器、財政、軍隊、警察、控制了大部輿論,甚至司法機構,他們一本正經,往往用最嚴肅的方式和姿勢來貪腐、侵犯人權、破壞法治,壞事做盡。作為抗爭者,力量有限,直接對抗勝算殊少;歸根結柢,除非大規模武裝革命,任何行動的主要作用不外是發表宣言,make a statement,引起注意,激發思考,提高市民對政府的批判意識。 既然如此,何必 ...

(節錄)全文共65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