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1月9日

澄鏡臺 許曉暉

難忘豆花香

放大圖片
兒時,農曆新年期間,父親總會盡量帶我們回鄉探望祖母,在此兩星期時間,數年間也點點滴滴積累了對故鄉方言與簡體字的認識。 當中發生幾件小事,倒是影響一生頗深,包括目睹一磚塊從2樓跌進天井擊中小兔子、看見將被屠宰豬牛目光含淚,讓五六歲的我痛哭了好幾天,埋下往後茹素的種子。另外,不得不提的是以石磨及鹽滷新鮮烹製的豆腐豆花,那股豆香,至今叫人難忘…… 減半的豆香,其實從前香港街頭巷尾的豆品店也不斷飄送,和母親到街市,偶爾因學業成績獲獎賞,也可以喝上一杯清鮮豆漿,甚至配上煎釀豆腐,真真令人回味。惜隨咖啡麵包蛋糕普及,今天要找具一定門面的豆品舖已不可能,剩下在舊區艱苦經營的小小老店,亦碩果僅存。至今仍堅持手 ...

(節錄)全文共148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