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年11月8日

林行止專欄 林行止

一念三千十如是 大圓滿頌繞靈前

筆者雖無此存心,但客觀事實,一如《金庸傳》所說,筆者和數名《明晚》同仁辭職創辦《信報》,對《明報》系統「造成一次不小的地震;《信報》成為《明晚》最大對手」。《信報》面世,《明晚》發行量「直線下滑,以後一直徘徊在一萬多份」。此後經歷多番起伏及人事更迭,《明晚》於一九八八年停刊! 在香港這樣的自由市場,一雞死一雞鳴是平常事,其時《信報》業務漸入佳境而《明晚》日趨委靡的現實,人所共見,認為筆者「出走」令《明晚》一蹶不起的說法,成為行家熱議的話題。人們不大在意的是,《明晚》是編輯路線一改再改,而筆者是志不在狗馬娛樂的人,離開辦另一經濟報刊,與改轅易轍的《明晚》已不是競賽對手;原以為這種看法是得到查先生 ...

(節錄)全文共3015字